金球国际娱乐注册送彩金 券商視野中的就業問題
 


  業務動态​  Business Dynamic

券商視野中的就業問題
來源: | 作者:pmo6d0599 | 發布時間: 2019-08-14 | 41 次浏覽 | 分享到:
易盟研究院信息速遞

  充分就業是中國政府的重要政策目标,憲法規定,國家通過各種途徑創造勞動就業條件;十九大報告明确提出,就業是最大的民生、要實現更高質量和更充分就業;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和政治局研究經濟會議要求,實施就業優先政策;政府工作報告提出,就業優先政策要全面發力;國務院《“十三五”促進就業規劃》提出,着力解決日益突出的結構性就業矛盾。
  各大券商對當前國内的就業情況也給與了持續關注。其中:
  1、恒大研究院通過PMI指數情況,揭示了不同行業領域就業現狀,指出,當前國内的就業壓力主要是結構性而非總量性的,即傳統制造業、小企業、東北地區就業形勢較差, 但教育培訓、中介服務、建築業等行業及大型企業等就業形勢相對較好,人才供需不匹配、招工難與就業難并存。
  2、國泰君安中美貿易沖突對就業問題的影響進行了量化分析,測算指出,若美全面長期加征關稅 25%,或将影響中國就業 1.3 個百分點,計550 萬人員左右,受損行業主要為紡服、機電相關、造紙印刷、木材加工與家具制造和部分化工。
  3、招商證券通過國際比較的視角,考察了當前國内的就業形勢。指出,服務業将成為拉動就業的主要部門,勞動力從二産向三産轉移過程中會發生失業問題。女性在轉移過程中更加靈活,而男性可能面臨更大的就業壓力。
  4、安信證券研究指出,當前我國的就業形勢發生了顯著變化,具體表現在:經濟增速下行、就業人員增速趨緩;二産就業數及占比近年有回落、三産承載就業最多;私營與個體企業就業人員最多、增速較快;傳統行業就業數量最多、部分新興行業增速較快。
  5、方正證券指出,近期密集提出的穩就業舉措體現了政策的連續性。這些政策包括:扶持中小企業、鼓勵創業,加大教育投入力度、社會保障和再就業組合拳等,并預計在中美貿易摩擦升級的大背景下,穩增長政策大概率會加碼,有可能出台獨立的就業政策

一、恒大研究院
5月開始,制造業PMI 的特點是
  1)PMI 跌破榮枯線,需求端下滑,尤其是新出口訂單大幅回落,受中美貿易摩擦升級導緻的産業鍊轉移、全球經濟回落影響,4 月中國對美、台灣出口增速大幅減少至-13.1%和 4.8%,但中國台灣對美出口卻高達 21.5%。一季度,越南對美國出口增速 40.2%,較四季度上升 33.5 個百分點。一季度美國從中國進口家具減少12.8%,而從越南和台灣的進口分别 增加 37.2%和 19.3%。内需相對穩健,主要受地産和基建投資支撐,與建築業商務活動指數保持高位一緻。
  2)需求偏弱,價格有回落壓力,企業盈利再次面臨壓力,減稅降費、 降低企業融資成本可能對沖部分盈利壓力。
  3)大中小企業景氣度和經營預期指數同時下滑,小企業受打擊尤其嚴重,新訂單跌破榮枯線。
  4)外需壓力将逐步傳導至制造業部門投資和就業,真實的就業壓力可能較大。1 季度就業市場景氣指數為過去五年同期最低,其中金融業招聘職位下降幅度在所有行業中最大,達 39.7%;1-4 月城鎮新增就業 459 萬人,低于 2017 和 2018 年的 465和 471 萬人;5月制造業 PMI 從業人員指數創十年新低,建築業從業指數上升。考慮到我國長期人口特征發生變化:勞動年齡人口連續 7年下降(7年減少2600萬人)、就業人口 2018 年首次下降、老齡化率提高、老一代農民工退出就業,就業壓力主要是結構性而非總量性,即傳統制造業、小企業、東北地區就業形勢較差,但教育培訓、中介服務、建築業等行業及大型企業等就業形勢相對較好,人才供需不匹配、招工難與就業難并存,需要改善營商環境支持創業、 減稅降費改善企業經營狀況、财政提供技能培訓等。

資料來源:慧博智能終端
原作者:羅志恒、孫婉瑩


二、國泰君安證券
大國博弈,重塑全球産業鍊
  若美全面長期加征關稅25%,或将影響中國就業1.3個點,550萬人員左右,受損行業主要為紡服、機電相關、造紙印刷、木材加工與家具制造和部分化工。
摘要:
  又到了全球價值鍊、産業鍊大變遷的時代。技術上,信息技術、人工智能等與制造業不斷融合,給人類生産、生活帶來極大的變革。政治上,中美經貿領域的博弈剛剛開始,一波高于一波。這些都沖擊着現有的全球分工,勢必重塑全球産業鍊、價值鍊條。
  大國博弈,互征關稅,沖擊我國紡服,家具制造,計算機、電子與光學設備,以及機械設備與電氣設備行業,但短期發生大面積産業轉移的概率較小,因為體量、成本、技術均制約了國内産業轉移的速度。
  貿易摩擦,從價值鍊角度來看,核心影響還是在于高端制造的關鍵“上遊”,這将對中國價值鍊躍遷和加工貿易的可持續性構成挑戰。
就業方面,我們測算:
  (1)若 2500億長期加征 25%關稅,将減少330 萬左右就業崗位,提升失業率 0.8個點;
  (2)若對華全部商品長期加征25%關稅,将減少550萬個就業崗位,提升失業率 1.3個點;
  (3)若對華全部商品長期加征 45%關稅,将減少 1000 萬個就業崗位,提升失業率2.4個點。
  在第二種情形下,即長期全面加征關稅 25%,影響我國工業增加值 2個百分點,就業1.3個百分點。
  就業受影響較大的行業為:紡織服裝、 機電相關、造紙印刷、木材加工與家具制造、部分化工與賤金屬及制品制造。
  未來在穩就業政策方面,我們判斷:短期核心是降低中小企業用工成本;長期則是對去産能進程中的結構性失業人員的再培訓,提升整體勞動力素質。前者意味着減稅降費的落實和定向降準的實施,後者代表失業保障和職業教育經費支出将不斷提升。


資料來源:慧博智能終端
原作者:花長春、張捷等


三、招商證券
如何看待就業情況?基于國際比較視角的觀察
  本文借助大量的國際統計數據,既滿足國際比較的需要,也滿足市場對中國就業情況進行客觀認識的需要。
  首先探讨真實的失業率。聯合國發布的 2018 年中國失業率為 4.70%,與城鎮登記失業率(3.83%)差距明顯擴大;國際勞工組織發布的 2018 年中國失業率與城鎮登記失業率走向分化,前者從 4.40%上升至 4.42%,後者從3.94%繼續下降至 3.83%。兩種國際調查下的中國失業率在2018年均有所上升,而這一變化從國内登記就業指标中難以觀察到。
  其次分析不同部門的就業形勢。在持續且劇烈的就業結構調整下,
  1)農業就業從 2003 年開始下降,在 2015 年降至世界水平以下,在 2018 年出現企穩迹象,這意味着勞動力從農村向城市遷移、從農業向工業轉移的過程在未來将明顯放緩;
  2)工業就業從 2015 年轉升為降,同時服務業就業持續增長,這意味着勞動力開始從工業向服務業轉移。不過與世界平均水平相比, 目前工業就業仍然明顯偏高、服務業偏低,預計這一轉移過程将長期存在, 服務業将成為拉動就業的主要部門。
  最後,就業壓力或主要體現在從工業向服務業轉移過程中。在進出口鍊條帶動制造業回落與消費低迷并存的背景下,一方面工業或加速擠出就業,另一 方面服務業的就業接納能力邊際下降,這可能導緻勞動力從二産向三産轉移過程中發生失業問題。尤其是我們發現女性在轉移過程中更加靈活(不論是出于積極因素還是消極因素),因此男性可能面臨更大的就業壓力。


資料來源:慧博智能終端
原作者:尹睿哲、季宬、麗清



四、安信證券
當前我國的就業形勢也發生了顯著變化,具體表現在:
  經濟增速下行、就業人員增速趨緩;二産就業數及占比近年有回落、三産承載就業最多;私營與個體企業就業人員最多、增速較快;傳統行業就業數量最多、部分新興行業增速較快。
  随着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逐步推進、中國經濟逐漸邁向高質量發展,實現高質量的充分就業面臨一些挑戰,包括:經濟發展要逐漸擺脫對債務和投資的依賴;房地産及其關聯行業是帶動就業的重要行業,但是地産價格過快上漲帶來的副作用越來越大,房地産調控的放松空間逐漸變小;勞動力年齡及質量發生結構性變化, 一些傳統的低技能行業的勞動力供給有所縮減,一些傳統的重體力行業的勞動力供給也有所縮減;以及工業機器人及人工智能對勞動力的替代。《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事業發展 “十三五”規劃綱要》與國務院《“十三五”促 進就業規劃》提出了實現高質量的充分就業的政策重點,包括鼓勵新經濟、新産 業、新業态的創業,積極培育新的就業增長點。實施國家高技能人才振興計劃, 提高勞動者職業技能。實施更積極、更開放、更有效的人才引進。緩解困難地區困難行業就業壓力。完善城鄉勞動者的勞動就業公共服務體系。


資料來源:慧博智能終端
原作者:朱海洋


五、方正證券
就業托底政策有哪些抓手?
  近期密集提出的穩就業舉措體現了政策的連續性,為出口部門的下行未雨綢缪。近期穩就業政策頻繁出台,一方面保持了政策的連貫性,去年政治局會議将穩就業置于六穩之首,政府工作報告将就業政策置于宏觀政策層面,國務院就業工作領導小組成立之後,就業政策向就業領導小組統籌、多部門配合以及獨立的就業政策體系方向靠攏。另一方面,就業狀況同經濟形勢密切相關,為全面實現小康社會,今明兩年GDP 增長目标需要達到 6.3%和 6.2%,每 1%的GDP
  對應的就業人數為 190萬人以上,2017 年中國對美國貨物出口帶來1686萬人次的就業,中美貿易摩擦背景下政策有必要對出口部門的惡化未雨綢缪。
  中國在前兩輪促進就業的抓手主要包括扶持中小企業、鼓勵創業加大教育投入力度、社會保障和再就業組合拳等措施。
  1998-1999 年,面對國企改革和亞洲金融危機的外部沖擊導緻的經濟下滑和失業問題,我國政府采取社會保障和再就業的組合拳、扶持企業和創業,加大教育投入力度等方式應對失業問題。
  2008-2009 年, 面對金融危機導緻的經濟下滑,我國政府采取鼓勵創業和扶持企 業,做好農民工就業工作,輔以宏觀刺激的方式有效應對了失業問題。綜合來看,就業的抓手 1998-1999 年側重于社會保障和再就業,而在 2008-2009年側重于扶持中小企業和鼓勵創業。
  預計:穩增長政策大概率加碼,國務院就業工作領導小組成立之後,就業政策将由就業領導小組統籌、多部門配合,獨立的就業政策将不斷落地。


資料來源:慧博智能終端
原作者:胡國鵬、鄭小霞等








  詳情​  Details